TG也知道金融是百业之王了

TG也知道金融是百业之王了

大家都知道,python是八岁到80岁都适用的万能编程语言。

八岁的小朋友,可以用python,画海龟,轻轻松松学习编程入门。

八十岁的学者专家,可以用python做AI人工智能分析,去年大热的太空黑洞和引力波照片,就是用python语言绘制的。

有部主旋律大数据,罕见地成为TV爆品《觉醒年代》,受到了8岁到80岁国人的好评。

华语电视,除了偶尔的少数精品:《团长》、《突出重围》、《武林外传》等等

向是属于超级垃圾文化,比肥皂剧还lower,连TVB在网飞的网剧冲击下,都开始慢慢走向堕落。

zw也是俗人一个,追剧第一集,就感到有所收获。

tg出身革命党,向来是:枪杆子里面出政权。

不过60年执政生涯,三个代表,也开始成为执政党,知道:和平年代,金融才是百业之王。

第一集当中,借助陈独秀的视角,从军事、科技,转向资本、产业,虽然还有些生涩,不过已经很不错了。

很早以前,zw在《金融战士》等n多blog就说过,现在中国已经是资本输出国,必须培养自己的金融战士,才能在金融战场的立于不败之地。

不久前中美安克雷奇高峰会,tg正式发布弑王战书,生死看淡,不服来干。

近日,中伊25年协议落定,这个是万亿美元级别的超级协议,正式宣告tg成为中东核心玩家。

————-

附上两篇老blog,大家可以一起看看:

《金融是个人职业生涯的终点站》http://www.topquant.vip/?p=2040

《金融战士》(原名网络战士)http://www.topquant.vip/?p=1336

—————

这一次,狼真的来了!有感:A股迎来首个股指期权

《A股迎来首个股指期权,沪深300股指期权23日上市》

https://post.smzdm.com/p/ar08557z/

2019年底,面向金融机构的期权产品,批量上市。

中国的政府,已经抵抗到最后一日。

这个是贸易战第一阶段的小节,中国企业的最后一道防线:金融行业,彻底洞开;

从此,外企可以控股,100%全资,在国内进入银行/保险/金融,而国内企业却无法在美国享受对等待遇。

这一次,狼真的来了!

这一次,狼真的来了,而且是全副武装,带着全套软件硬件设备,以及先进的金融算法模型:GPU超算中心,到高频交易、量化系统

尽管笔者的《Python量化》三部曲,自15年出版以来,已经多次加印,并成为n所大学的金融来回教材。

而我们国内广大的金融机构,却对现代的金融期权/量化回测,还是处于迷茫的启蒙阶段。

这一次的对决,是举国战争,却还是处于义和团时代的冷兵器时代。

我们最前沿的金融战士,除了极个别清晰之士外,大部分不仅不懂现代化的金融量化知识,甚至连基础的Python语言,Pandas数据分析都一无所知。

这一次,狼真的来了!

这一次,中国的政府,已经抵抗到最后一日。

这一次,我们的金融战士,必须尽快与时共进,尽快学会武装自己。

————

当年,当互联网进入中国时。

中国的工程师,中国的程序员,中国的IT企业,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,

绝地反击,击败了雅虎,击败了谷歌,击败了微软

如今,中国互联网的巨头BAT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),与美国的互联网巨头GAF(Google、Amazon、Facebook),

隔海相望,各有千秋。

而在移动互联网/5G/区块链领域,中国企业更是后来居上,领袖全球。

时隔二十年,再回看笔者当年写的《网络战士》。

与各位国内一线的金融机构/金融战士,一起共勉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网络战士

摘自1997 笔者图书《网络商战》

 

当年轻的克林顿总统宣布“信息高速公路”计划时,他和他的前任,甚至前任的前任,都没忘记年轻的美国公民,他们要求为教育系统提供援助,让所有的学生都能免费使用INTERNET互联网络。

他们在作这个决定时,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,互联网络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可就是他们的这种宽松的网络政策,为美国培养了第一代“网络战士”,也是这个星球上的第一批网络精英。

克林顿的“信息高速公路”计划,使这些散布在各地的现代士兵形成一个真正的群体,一个能够大幅提高美国国力的网络兵团。

这些信息时代的网络尖兵只需安坐在家中,无需穿越边界,通过办公桌的电脑屏幕,按动键盘,便可进入其他国家的信息中心,控制他国的命脉。

他们是你潜在的客户,有效的客户,他们是你未来的衣食父母,他们同时的也正是你在网上淘金的有力对手,他们在网上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,他们甚至还可能知道你小时的乳名。

你所面对着,就是这样的的一个群体,无论你投入多大精力去了解,都是值得。

 

就此一点,克林顿便可获得不朽。

几百年后,美国的子民们可能会不知道华盛顿、林肯,但绝对不会忘记这位带领国民进入网络空间的年轻总统,至少,在INTERNET网络上,他将获得永生。

 

1996年11月5日晚上,美国阿肯色州小岩城。“为提升美国竞争力,我们要好好培养未来一代,”选举结果刚揭晓,克林顿便在父老乡亲们面前发表胜利演说:“让每一个八岁的能读,每一个十二岁的会上互联网络,每一个十八岁的可以上大学。”

克林顿在“新一代Internet”公开计划中强调:

“我们要在21世纪实现这一目标,让每个家庭都与Internet相连,通过这种连接使我们成为更加紧密的整体。”

这项新计划将把包括大学和国家实验室在内的大约100个网点连入新的Internet系统中,新系统的运行速度将会比现行系统快100到1000倍左右。

美国政府计划投资3亿5千万到6亿5千万美元用于Internet系统的升级,其中1亿美元将在1998财政年度启用。另外,民间也将提供部分资金。

 

“正如国家其他重要基础设施一样,”克林顿指出:“Internet也应该改进、升级以适应教育、医疗和国家安全发展的需要。现在投资进行Internet的更新换代正是时候。”

克林顿还强调了中小学校连入Internet的迫切需要,他希望能有这么一天“计算机象黑板一样成为教室里不可缺少的部分”。

在宣布这个建议的同时,克林顿还批准了商业部的一项计划,这个计划将使用部分通用服务基金, 提供免费接口以便所有的中小学校连入Internet。

 

继两年前率先将白宫资料放上网络、并推动国家信息基础建设(NII)后,克林顿再次将互联网络列为美国国力重要指标。

 

我不知道我们国家的“网络战士”身在何方?

我不知道我们“网络兵团”何时才能阻击外族的挑战?

我更担心下一次网络上的“鸦片战争”后,我们是否还有退避的空间。

“X”一代

 

还记得《教父》式的开场白吗?

古龙在《剑花·烟雨·江南》对老伯的描写便采用了这种手法,就象他从 “007”身上获得了 “楚留香”的灵感,(还有可爱的胡铁花,一个大酒鬼)

经典,总是受到模仿,就象《大白鲸》的开头一样……

 

但这不是“X”一代的作风。

“X”一代读过柏杨、金庸,领略过父辈中的手法、韬略,但他们更欣赏父辈中的先行者、或者说叛逆,象:李敖、古龙,是他们给了我们新的启迪,就象尼彩,叔本华对鲁迅,林语堂的洗礼.

 

在国外,”X”一代被认为是令人不理解的一代:他们不是 “迷茫的一代”,因为他们有理想;他们不是“跨掉的一代”,因为他们有目的;他们知道自已要做什么,更重要的是,他们知道自已如何去做。

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很喜欢“X”这个字母,因为这是26个字母中唯一四面扩张的一个,代表着开放,代表着新生.

他们大多出生在60年代,70年代中期,他们中也包括一些50年代出生,但仍有颗童心,像乔布斯这样的大男孩.

他们是这个星球上最幸运的一代。人类历史上,从来没有过这样繁华的社会,发达的科技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如今有Internet网络,有前所未有的交流通道.

他们远比自已的父辈幸运,因为当年,他们年轻的父辈,在西方,正陷于“越战的泥潭”,在东方,正迷失于“文革的僵梦”。

他们耳旁没有冷战的阴影,头上没有核炸的乌云.

他们是有史以来,第一批受过全面,系统的现代教育的一群.他们来了,如今看他们怎么干.

他们在网上有人数比例可能只占三分之一,但他们却控制着90%的网络空间.

NETSCAPE、YAHOO,……,那一位掌门人不是如此年轻、自负。

在INTENET互联网络上面,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电脑行家,不少人更曾经历早期电脑通讯的发烧年代,他们可能在八十年代初已经接触电脑,例如在大学开始摸索电脑的奥妙世界,曾经躲在电脑间日夜胡思乱想,一心想做天才小子的梦的话。老实说,这些已经沉迷电脑世界的年轻人,那个不是自命不凡?

他们经常当电脑是消闲娱乐、付出日以继夜利用电脑狂欢,而且他们都有一种科技探险的心态。

当然,他们中也难免会出现些最恐怖的反叛:“电脑骇客”,生来无甚么人生意义,不介意晚间做妓女,日间到大学、大公司、大机构争取电脑知识,完全成为堕落一族。

但由于他们精通军事电脑系统的门径,他们可以毫无阻碍究入美国机密系统之内呢……

凭借少年无知的好胜,他们可以在数小时内,破坏几千台电脑,令各国网络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大恐慌,将各国的电脑系统搞到鸡犬不宁。

不过,他们中除“电脑骇客”以外的大多数,可能都是名牌大学生,又有专业知识兼鬼才,也许外型打扮古怪,但却深通电脑,可谓是一个走火入魔的电脑天才,也绝对不会在荒唐的电脑叛客圈子混下去。

他们是你潜在的客户,有效的客户,他们是你未来的衣食父母,他们同时的也正是你在网上淘金的有力对手,他们在网上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,他们甚至还可能知道你小时的乳名。

你所面对着,就是这样的的一个群体,无论你投入多大精力去了解,都是值得。

96年对于大部分介入网络业务的美国企业来说,实在都是举步为艰的一年。然而,在这

个崭新的领域,还是有不少人获得了成功。

这些成功人士大多是属于“X”一代的新人类,他们透过最新的互动技术,赚取到丰厚的入息。这些新人类,被称为“infopreneurs”(信息企业家),这个字如果我们将它拆开来看,就是“ Info-”和“preneurs”。“ Info-”是由“information”而来,即信息;而“preneurs”是由“entrepreneur”而来,意即企业家。结合起来,这个字的意思就是指一些利用信息作为他们的本钱来进行商业活动,赚取利益的新人类。

这些在网络业务很吃得开的人士获得成功的原因,很大程度是因为这些新人类能够知道

科技的界限在那里,并懂得应对之道。

 

“X”一代如此年轻便获得了非凡的成功,而他们的父辈,在同样的年纪,却只能被冠以“嬉皮士”、或者成功一些的“雅皮士”的称谓。

九七年内,百分之九十八的美国企业都会上网。换句话说,这些被称为“infopreneurs”的信息企业家,吃香程度只会日益重要,而市场价值也将日益提高。

西方的投资专家是属于整天穿着黑色名牌西装、系着领带的稳重人士,他们对将这些最有潜力的“X”一代的称呼是:新一代投资者(NextVestor)。

总部设在纽约的Global Strategy Group向 800名 25-34岁的新一代投资者(NextVestor)进行调查的结果显示:这些 NextVestor相信他们能够利用科技来加强他们的经济前途,增加工作机会及令到个人财务管理更有效率。

 

这些新一代投资者(NextVestor)较一般美国家庭拥有电脑的比率更高,约是二比一之比( 69% vs 35%)。

而拥有数据传真机及使用互联网络的数字更叫人吃惊:百分之四十二的调查对象中拥有数据传真机(相比于一般美国家庭的百分之十六);百分之二十九有使用互联网络(相比于一般美国家庭的百分之八)。

另外,百分之三十三的被访者拥有像 Quicken或 Microsoft Money等的个人财务管理软件。这一代人与他们的父母最大的分别在于他们相信科技发展是正面的,并意识到随之而来的财务发展机会。

调查结果还显示百分之八十五的新一代投资者(NextVestor)指出科技为他们提供就业上的优势;而百分之六十一相信科技带来新的工作。

在获取信息方面,百分之二十五的被访者曾经使用互联网络或线上服务 (on-line service)。具体一点说,百分之四十六的人曾经从中获取有关的文章。

 

虽然,目前,可能“X”一代这个年龄组别的人,整体上并没有太多经济实力,但如果我们展望三至五年后,当这些人在社会上的工作经验增加,收入增加,他们就会成为占有主导地位的社会中坚力量


请大家注意zwPython.com,ziwang.com,TopQuant.vip网站,公众号的最新消息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