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次,狼真的来了!有感:A股迎来首个股指期权

这一次,狼真的来了!有感:A股迎来首个股指期权

 

2019-12-13,新华社消息:《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定》

12-14,《A股迎来首个股指期权,沪深300股指期权23日上市》https://post.smzdm.com/p/ar08557z/

 

2019年底,面向金融机构的期权产品,批量上市。

中国政府,已经抵抗到最后一日。

这个是贸易战第一阶段的小节,中国企业的最后一道防线:金融行业,彻底洞开;

从此,外企可以控股,100%全资,在国内进入银行/保险/金融领域,而国内企业却无法在美国享受对等待遇。

 

这一次,狼真的来了!

这一次,狼真的来了,而且是全副武装,带着全套软件硬件设备,以及先进的金融算法模型:GPU超算中心,到高频交易、量化系统

尽管笔者的《Python量化》三部曲,和期权学会王勇主席的《期权交易》,自15年出版以来,已经加印数十次。

而我们国内广大的金融机构,却对现代的金融期权/量化回测,还是处于迷茫的启蒙阶段。

这一次的对决,是举国战争,我们最前沿的金融战士,却还是处于义和团时代的冷兵器时代。

我们最前沿的金融战士,除了极个别清醒之士外,大部分不仅不懂现代化的金融量化知识,甚至连基础的Python语言,Pandas数据分析都一无所知。

这一次,狼真的来了!

这一次,中国政府,已经抵抗到最后一日。

这一次,我们的金融战士,必须尽快与时共进,尽快学会武装自己。

 

————

当年,当互联网进入中国时。

中国的工程师,中国的程序员,中国的IT企业,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,

绝地反击,击败了雅虎,击败了谷歌,击败了微软

如今,中国互联网的巨头BAT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),与美国的互联网巨头GAF(Google、Amazon、Facebook),

隔海相望,各有千秋。

而在移动互联网/5G/区块链领域,中国企业更是后来居上,领袖全球。

 

时隔二十年,再回看笔者当年写的《网络战士》。

与各位国内一线的金融机构/金融战士,一起共勉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网络战士

 

摘自1997 笔者图书《网络商战》

当年轻的克林顿总统宣布“信息高速公路”计划时,他和他的前任,甚至前任的前任,都没忘记年轻的美国公民,他们要求为教育系统提供援助,让所有的学生都能免费使用INTERNET互联网络。

他们在作这个决定时,可能自己都没意识到,互联网络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。

可就是他们的这种宽松的网络政策,为美国培养了第一代“网络战士”,也是这个星球上的第一批网络精英。

克林顿的“信息高速公路”计划,使这些散布在各地的现代士兵形成一个真正的群体,一个能够大幅提高美国国力的网络兵团。

这些信息时代的网络尖兵只需安坐在家中,无需穿越边界,通过办公桌的电脑屏幕,按动键盘,便可进入其他国家的信息中心,控制他国的命脉。

他们是你潜在的客户,有效的客户,他们是你未来的衣食父母,他们同时的也正是你在网上淘金的有力对手,他们在网上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,他们甚至还可能知道你小时的乳名。

就此一点,克林顿便可获得不朽。

几百年后,美国的子民们可能会不知道华盛顿、林肯,但绝对不会忘记这位带领国民进入网络空间的年轻总统,至少,在INTERNET网络上,他将获得永生。

1996年11月5日晚上,美国阿肯色州小岩城。“为提升美国竞争力,我们要好好培养未来一代,”选举结果刚揭晓,克林顿便在父老乡亲们面前发表胜利演说:“让每一个八岁的能读,每一个十二岁的会上互联网络,每一个十八岁的可以上大学。”

克林顿在“新一代Internet”公开计划中强调:

“我们要在21世纪实现这一目标,让每个家庭都与Internet相连,通过这种连接使我们成为更加紧密的整体。”

这项新计划将把包括大学和国家实验室在内的大约100个网点连入新的Internet系统中,新系统的运行速度将会比现行系统快100到1000倍左右。

美国政府计划投资3亿5千万到6亿5千万美元用于Internet系统的升级,其中1亿美元将在1998财政年度启用。另外,民间也将提供部分资金。

“正如国家其他重要基础设施一样,”克林顿指出:“Internet也应该改进、升级以适应教育、医疗和国家安全发展的需要。现在投资进行Internet的更新换代正是时候。”

克林顿还强调了中小学校连入Internet的迫切需要,他希望能有这么一天“计算机象黑板一样成为教室里不可缺少的部分”。

在宣布这个建议的同时,克林顿还批准了商业部的一项计划,这个计划将使用部分通用服务基金, 提供免费接口以便所有的中小学校连入Internet。

继两年前率先将白宫资料放上网络、并推动国家信息基础建设(NII)后,克林顿再次将互联网络列为美国国力重要指标。

我不知道我们国家的“网络战士”身在何方?

我不知道我们“网络兵团”何时才能阻击外族的挑战?

我更担心下一次网络上的“鸦片战争”后,我们是否还有退避的空间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